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被擒住的女警
被擒住的女警
杨清越被按在一张椅子上。双手被反剪到椅背的后面,用绳索捆绑了起来。随后,赤裸的脚踝落入了歹徒的手中,旅游鞋被褪下,从未给男人看过的一双白皙美丽的脚裸裎在众歹徒的面前,用绳索绑住。在捆绑的过程中,杨清越不停地挣扎着,即便被绑住后,仍然试图挣脱。那个头目见杨清越反抗不已,反复地抽打她的耳光,对着小兰道:“看看来救你的女刑警队长的下场吧!她已经是我的女俘虏了,今天让你好好尝尝被拷打的滋味。”头目托起杨清越的下巴,道:“你武功虽然高强,仍然寡不敌众,失手被擒住,现在也一样成了我的女俘虏。”杨清越紧咬牙关,嘴角鲜血流淌。“多么刚强、贞洁的女俘虏啊!”头目手落到了她的两条玉腿上,又抓又捏,道:“多么有弹性的大腿啊!”手从大腿上往下摸,一直摸到她被捆绑的脚,反复的玩弄着。“这么秀美的脚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。”杨清越后悔当初应该把袜子穿上。“啊!住手!住手!你这无耻的畜生。”杨清越被捆绑着,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。突然,杨清越的秀发被抓起,头目强吻了她。“卑鄙无耻!”淫邪的笑声中,又是一轮毒打,杨清越很快被打晕了。……一会儿,头目叫来了梧桐。梧桐看着美艳的女刑警队长。她还处在昏迷之中,从凌乱的头发中可以看出她曾受过凌辱。白衬衫贴着湿的身体,半透明的,亮蓝色的胸罩在衬衫下清晰无比。玉雪般的腰身裸露着,牛仔短裤下面是不着一丝的白腿玉脚。整个人被绑在椅上,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,成了女俘虏。头目拉起她的秀发,让梧桐看清楚她的脸。梧桐道:“弄醒她!”一盆水泼了上来,杨清越醒了。“梧桐?”“你居然敢到我的船上来。”“梧桐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!”“我把她留给你,随便你怎么处置她。只要别让她逃了。”说完,梧桐就走了。刑房里留下了头目和另五个歹徒。头目淫邪地笑着,问道:“今年几岁?”“二十四。”“二十四岁就当上了刑警队长,真不容易。不过你的身手倒真是很不错。”说着,另一只手抚到了她裸露的腹部,听见杨清越羞耻的呻吟声后又问:“这是第几次被男人摸身体?”杨清越听见这样淫邪的问题,根本不肯回答。但赤裸的腹部上重重地吃了一拳,只能羞耻地低声道:“第一次。”“原来是个贞洁的处女啊。不过今天,你难逃我的手掌心了!你的身体的腰部已经被我摸过了,你的大腿双脚也被我摸过了。”“无耻的畜生!”“快说,你收集到的证据藏在哪里?”“你休想知道。”“你不怕我强奸你?”“卑鄙无耻!”“那我只好对你不客气了。准备照相机。”“你要辱就辱吧。”说完,扭过头去,不敢正视。头目淫笑着,解开了女刑警队长的衬衫钮扣。只听见一声羞耻的呻吟,头目猛地剥去了杨清越的衬衫。杨清越乌黑的秀发被提起,整个人被拉离了椅子,推到了地上,双手仍然被反绑在背后。照相机不停地拍着。杨清越的上身完全赤裸。正面还有胸罩的罩杯盖住一部分肌肤,背面只剩下胸罩的三条细带。亮蓝色的胸罩映衬着丝缎一般光滑的肌肤,肩头圆润,腰部纤细,胸部贲起,陷入的乳沟,胸罩边缘处裸露着一点雪白的胸肌,身材曲线柔和美丽。头目扑了上去,强吻着杨清越的肩部,双手则在她赤裸的身体上又抓又捏,肆意玩弄。“啊!啊!住手!”失去反抗能力的杨清越只有羞耻地呻吟着。头目的手玩弄到杨清越的腰部后,又解开了她的牛仔短裤。两个歹徒上前,帮忙解开杨清越玉脚上的捆绑,把她的双脚按住,待到褪下她的牛仔短裤,再重新绑住她的双脚,没有给杨清越一点反抗的机会。“啊!你们这些畜生!”杨清越穿的是丁字形的亮蓝色亵裤,布料极少。几乎整个臀部都裸露在了亵裤外。这时,刑房里的六个歹徒一起围了上来,一人玩弄女刑警队长的一个部位。杨清越的肩、背、腰、臀、腿、脚六处同时被人抚摸,遭到了六个男人的凌辱,又羞又愤,挣扎不停。几分钟后,杨清越挣扎地浑身是汗。歹徒们停止了凌辱。头目掠起杨清越汗湿的秀发,问道:“你说不说?”看到受尽凌辱的杨清越依然不回答。头目道:“把她吊起来。”话音一落,杨清越双手仍然反绑在背后,被歹徒们吊起,双脚的绳索被解开了,双脚脚踝被分别绑住,拉向两边。两条腿被分成直角。杨清越挣扎着,绑住她的三根绳索也摇动不停。头目用手捏着女刑警队长凌空的左脚,不停地把玩着,一边道:“你们先去强奸那个女的!”于是,众歹徒冲到小兰身边,将小兰轮奸。头目淫邪地笑着:“女刑警队长,看清楚了,很快就会轮到你的。到时候,我可要看看,堂堂女刑警队长在失去反抗能力,被人强奸时是怎么样的。”“无耻的畜生!啊!”原来,头目用手隔着亵裤,在杨清越的阴部重重地捏了一下。“我这就让你的乳房裸露出来。”五个歹徒正轮奸小兰,听到这句话,回过头来注意杨清越。毕竟,这个女刑警队长的身材和容貌远胜过小兰。何况,她贞洁不屈的气质更使人产生一种要玷污她的欲望。只见头目正用一把小刀,割断了杨清越胸罩的肩带和前面的连接处,把她的胸罩剥掉。“啊!住手!啊!”女刑警队长的乳房出现了,处女贲起的乳峰裸裎在众人面前,乳峰很尖挺,红色的胸尖缀在上面,美艳无比。头目用左手捏住杨清越的乳蒂,用右手按住杨清越的乳房,两只手一起玩弄。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被人抚摸,羞耻无比的女刑警队长发出了呻吟声。“啊!住手!啊!”虽然敏感部位被挑逗,但贞洁的杨清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性欲。“果然贞洁。来,你们也来玩玩。”五个歹徒轮番上前,肆意地玩弄杨清越赤裸的胸肌。头目则又剥光了她的亵裤,使她的阴部也裸露出来,双手使劲捏着。“啊!别这样!”一丝不挂的杨清越展现在歹徒们的面前,还被拍下了无数裸照。女刑警队长杨清越的胸部和阴部被歹徒们轮番反复凌辱,但仍没有挑起她的性欲。有些恼怒的头目拿起了电击棍,问道:“快说,证据放在哪里?”“我不会说的。啊!啊!啊!”头目把电击棍触在了杨清越的胸尖上,在电流的刺激下,杨清越挣扎不已。“说不说?”看见杨清越毫不屈服,电击棍又触在了杨清越的阴部。“啊!啊!”捆绑女刑警队长的绳索又是一阵颤动。“看来电击棍的威力还不够啊!”说完,头目拿出了两个交流电夹头,夹在了杨清越的左乳的胸尖和阴部上,然后慢慢地调节着电压。“啊!啊!啊!”随着电压的增高,杨清越被刺激地痛苦挣扎,三根绳索也颤动不已。歹徒们看着全裸的女刑警队长在电刑的折磨下痛苦不堪,一个个万分兴奋。两分钟后,电极被除掉了。杨清越完全乏力虚脱。这时,敲门声响起。门开了,进来了一名歹徒,送来了饭菜。头目冷笑道:“先吃东西。一边吃东西一边欣赏这个一丝不挂的裸体女刑警队长,真是享受啊!”说完,众歹徒们一起开始吃东西。猛然,头目脸色一变,道:“你!”眼睛紧紧地盯着送饭来的那个人。“不错,饭菜里有毒!”那个人冷笑道。“丁六,我待你不薄,你为什么?快来人!”“不用叫了,其余八个人都被我毒死了。现在轮到你们六个人,哈哈哈!”六个歹徒纷纷倒下。丁六冷笑着走到被凌空吊绑着的杨清越面前,道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们?”杨清越目睹了这残忍的一幕,也不明白。丁六道:“只因为你长得太美了,太令人心动,又太贞洁了。像你这样的贞洁女子,我决不会让别人先来动你的。我一定要第一个破了你的处女身。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捏动着杨清越的乳蒂。“啊!住手!”丁六道:“现在,你是我的了!”说完,他把被吊住的女刑警队长从空中解了下来。绑住杨清越双脚的绳索一被松开,看上去已经被折磨得毫无力量的杨清越突然反击,左脚踢中了丁六的腹部。可惜由于没有穿鞋子,赤裸的脚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。丁六大怒,一把抓住了杨清越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玉一般的脚。“啊!”双手仍然被绑在背后、双脚又没有杀伤力的女刑警队长怎么是丁六的对手。由于左腿被拉起,丁六一拳下流地打在了杨清越的阴部,杨清越倒在了地上。丁六又抓住了她的右脚,把她的下身举起,往外一送,女刑警队长一丝不挂的裸体被掷了出去。丁六看着原本武艺高强的杨清越不堪一击,大笑着冲了上去。就在他大意的那一刻,杨清越再次反击。这次,左膝盖撞在丁六的小腹。丁六倒地,还每来得及爬起,右膝盖已经牢牢地卡在了丁六的喉上。丁六扑腾了几下,终于死去了。杨清越终于抓住机会,擒住她的歹徒都已死去,在小兰的帮助下,她的双手被解开了。杨清越穿上了死者的衣服,毁掉了有她的裸照的照相机,长出一口气,想:“终于没有被人强奸,保住了处女身。”由于自己的身份早被识破,现在不能再坐以待毙。杨清越回到原先自己的舱中,拿出了手枪。重新回到了刑房。……果然,一会儿,梧桐带着几个人来到此处,发现了状况。梧桐道:“好利害的女刑警队长,居然逃走了。”正在这时,埋伏着的杨清越出现了,手枪指着梧桐,道:“梧桐,你终于还是输了。快下命令,把船开回XX市。”梧桐大吃一惊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杨清越取出手铐,道:“你被捕了,梧桐!”说完,就要将梧桐铐住。梧桐突然间出手反抗,然而,杨清越没有给他任何机会,一声枪响,结果了他的性命。众歹徒看到老板被杀,群龙无首,也只有听从杨清越的号令。任务终于完成了!杨清越虽然被人凌辱,但毕竟没有被强奸,而且所有看过她身体或凌辱过她的十五个歹徒,还有梧桐,不是死于自相残杀,就是死在了她的手中。无论如何,杨清越觉得毕竟还是很幸运。(二)野外的袭击新的案子是强奸案。能够惊动刑警队长的当然是大案子。已经有七名女子被先奸后杀了,而且还死了一名查案的刑警。但从刑警临死前给出的信息看,作案的很可能是XX财团的老板骨头。杨清越决定亲自去一次骨头那里。……骨头的保镖把杨清越带到了骨头的办公室,骨头笑脸迎接着女刑警队长。只见杨清越容貌清秀无比,玉雪般的肌肤,乌黑亮丽的长发用发夹束在脑后。她穿着一件白衬衫,白衬衫的质地是真丝的,呈半透明状,可是杨清越似乎注意到了可以通过衬衫看到里面的身体,所以外面又加了一件粉红色的马甲,所以只能看到白衬衫的两个袖子。透过半透明的袖子,可以看到杨清越修长的手臂和圆润的肩头。她穿着一条牛仔长裤,使得女刑警队长的身材看上去更加颀长。脚上是米黄色的袜子和白色的旅游鞋。“我是来作调查的,希望你能配合。”“杨队长有令,我哪里敢不从啊!”“你不必客气,我只问你几个问题。”“请。”“上周六晚上10点你在哪里?”“我在家里看电视。”“有没有人能证明?”“我的保镖可以!”“你没有记错吧!”露骨的问题使得骨头有些不太高兴:“怎么回事呢?”“好了,那就告辞了,希望你能记清楚!”说完杨清越站起,准备走出去。“杨小姐,请留步。”“还有什么事么?”“杨小姐今天真漂亮啊!”“多谢夸奖。告辞!”“杨小姐能否赏脸今晚一起吃一顿饭。”“我没空!”“哈哈哈!”淫邪的笑声响了起来:“那么就现在呢?上!”话音一落,骨头手下的两个保镖出手了。一个保镖奋力出拳,但被杨清越灵巧地闪开。杨清越飞起一脚,踢倒了攻上来的另一名保镖,又反手一拳,打在了第一名保镖的小腹上。两个保镖倒在地上,口吐鲜血。看到杨清越矫健的身手,骨头本来淫邪的脸色顿转为惊慌,连忙责备保镖:“杨队长,这只是开个玩笑而已。杨队长真是武艺高强啊!”“你最好老实点。如果我有证据,我马上会来抓你。”办公室门一开,美丽苗条的身影消失了。一个保镖道:“这女的真利害。”骨头喃喃道:“看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了!”另一个保镖道:“虽然她的格斗术高强,但我有办法!”……杨清越骑着自行车,走在回警察局的路上。这里是人迹罕至的野外,一条冷清的公路。突然间,后面开上来一辆轿车,追向杨清越。杨清越发现了这一情况,加快自行车的车速,但轿车紧紧地跟在后面。眼看轿车即将撞上来,杨清越方向一偏,人从车上跃下,转向了公路边。但轿车却也灵活地跟了上来,杨清越轻轻地“啊”了一声,已经被逼在了路旁的岩石边。她的后背紧紧贴着岩石,自行车则靠在身前,轿车的车头牢牢顶在了自行车上,使得杨清越处在狭小的空间内,几乎不能移动。车上下来了三个人,正是骨头和两个保镖。“女刑警队长,怎么样啊?”淫邪的笑声使得杨清越毛骨悚然。“是你!”骨头道:“抓起来。”两个保镖逼近杨清越。杨清越身体和双腿都不能动弹,只有舞动双手。由于缺乏闪动的空间,女刑警队长的双手被两名歹徒分别抓住。保镖们狠狠地一拉,杨清越“啊”的一声,身体向前一卧,被拖了出来,伏倒在地上。骨头一脚踩住杨清越的后背,俯下身子,拉起她的头发。女刑警队长的头被迫抬起,骨头冷笑道:“多么美丽啊!这样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玩起来才有意思。”骨头收回了腿。两个保镖把杨清越的手腕强行扭到背后,然后把女刑警队长从地上拉了起来。杨清越脸上仍然是刚毅的表情,双手被反剪到了背后,由于被擒住,失去了有效的反抗能力,只能奋力地挣扎,但完全不起作用。骨头发出了淫笑声:“哈哈哈!女刑警队长被擒住了吧!”“你这卑鄙的畜生!”骨头狠狠地打了杨清越一个耳光。“啊!”杨清越的嘴角溢出了鲜血。“押进去。”杨清越被推到轿车的后座上面,两个保镖用早已准备好的绳索反绑住她的双手。接着,骨头淫邪地笑着,抓住了杨清越还在奋力踢动的双脚,微微掠起她的牛仔裤脚,在米黄色的袜子上露出一小段雪白的小腿。骨头轻轻拉下她短袜的袜沿,直到裸露出脚踝,再用绳索把雪白浑圆的脚踝也捆绑了起来。接着,骨头坐进后座,把被捆绑住的杨清越放在腿上。保镖坐进了前座,车开了。骨头摸着女俘虏的脸,道:“怎么样?你的高强的武功呢?”“你用这么卑鄙的办法。”“你已经被我捆绑住了。过一会儿会让你尝到味道的。”说完,仔细欣赏着手中的玉女。杨清越的脸庞美艳无比,由于被捆绑,脸上露出了不屈的表情,嘴角的鲜血衬托着白玉般的肌肤,显得性感无比。骨头抓住了女刑警队长被绑住的脚踝,不停地抚摸着。“啊!住手!”杨清越感到了羞耻,发出了呻吟声。听到了杨清越动人的呻吟声,骨头更加按捺不住了。他除掉了杨清越的运动鞋,看到了一双纤细的脚,套着米黄色袜子。骨头淫邪地笑道:“杨小姐,像你这么样的女子,双脚应该很美吧。”“无耻!啊!”羞耻的呻吟声中,杨清越的袜子已经被剥了下来,玉一般的双脚裸露在了骨头的面前。杨清越奋力地挣扎着,但被绑住的双脚被骨头轻易地抓住。骨头玩弄着杨清越赤裸的脚,杨清越不停地发出羞耻的呻吟。“啊!住手!啊!”“多么秀美的脚啊!”杨清越想起了半个月前在船上的受辱,看来这次又要重演了。车停了。由于全身被绑住,杨清越连移动的能力都没有。骨头把女俘虏抱出了车外。这是一座荒野的茅屋。女刑警队长被抱到茅屋内,看见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刑具。杨清越被放在地上,不停地滚动挣扎。骨头看见杨清越不屈,道:“给我打。”两个保镖各自拿起一根短棍,开始抽打被捆绑住的女刑警队长。“啊!啊!”杨清越被拷打得口中不停地喷着鲜血。“这就是我作案的地方。哈哈哈!没想到负责这个案子的女刑警队长都被绑到了这里,成了我的女俘虏。来,你们帮忙,一起把杨小姐身上的马甲剥了。”女俘虏的双手被解开,但仍然被保镖反剪着,骨头解开了杨清越的马甲的扣子,保镖把马甲剥掉,再重新把女刑警队长的手绑住。“啊!”杨清越羞耻无比。因为马甲被剥掉,半透明的衬衫就完全在骨头的视野之内。骨头淫笑着,把杨清越按到椅子上,双手被拉到椅后。只见杨清越被绑在椅子上。透过半透明的衬衫,可以较清楚地看到衬衫里面的身体。女刑警队长的衬衫里面没有穿内衣。自从上次被凌辱之后,由于胸衣内裤都被撕碎,直到现在也没有买到杨清越喜欢的合身的亮蓝色内衣,所以就一直如此。“哈哈哈!连内衣也没有穿。”由于被反绑着,胸肌更加贲起。红色的乳蒂顶在半透明的衬衫上,显得性感无比。骨头的手伸了上去,捏住了女俘虏的胸尖。“啊!住手!”“哈哈哈!被凌辱的感觉如何?”骨头的手丝毫不放松,拼命玩弄着女刑警队长的敏感部位。“啊!住手!畜生!啊!”骨头玩弄了一阵,终于放开了杨清越的胸尖。杨清越喘着气,又羞又愤。骨头道:“很贞洁的女子。先让你露一点出来!”说完,他把杨清越的领口解开了两粒扣子。“啊!”杨清越雪白的乳沟从衬衫的衣衽出裸露出来,同时暴露的还有一部分胸部的肌肤。骨头用手指轻轻地在杨清越的赤裸的部位上滑动。“啊!啊!住手!”被绑住的女刑警队长奋力地挣扎,越是挣扎胸肌就越发露了出来。骨头的手也动得更疯狂。“好好尝尝被凌辱的滋味吧!”接着,骨头把杨清越牛仔裤前端的扣子解开,可以看到被束在裤内的衬衫下摆。他淫笑着把牛仔裤的前襟拉大,只见衬衫下摆的下面就是雪白的皮肤。“哈哈!连内裤都没有穿。”“啊!”牛仔长裤被骨头拉下,脚上的绳索被解开,把长裤剥掉后重新捆绑住。随后骨头由下向上开始解杨清越衬衫的扣子。“啊!住手!啊!”杨清越发出了羞耻的呻吟。骨头解到只剩下一颗扣子还扣住时,终于停下了手,开始欣赏被剥光的女刑警队长。杨清越身上只留下了一件衬衫。衬衫上下都已经被解开了,只留下了胸前的一粒扣子。玉一般的颈项、腹部全都裸露着。随着杨清越的挣扎,一对尖挺的乳峰在衬衫的连接处半裸,乳蒂则紧紧地顶着半透明的衬衫。修长的大腿如丝缎一般光滑,柔和的线条一直延伸到裸露的玉脚。双腿牢牢地夹紧着,使得阴部没有露出。但臀部却随着在衬衫下摆边缘的晃动时隐时现。女刑警队长紧紧咬住牙关,坚贞不屈。骨头淫邪地笑着,开始抚摸她的大腿。“真有弹性啊!你可是我的第八个受害者,不过你是最漂亮的一个。我在办公室里看到你的时候就想要你了。”“啊!啊!”不久,骨头把最后的一粒扣子也解开了。衬衫一下子分了开来,荡向两边。“啊!”杨清越贲起的胸肌也一览无遗,红色的胸尖缀在上面,无比性感。骨头的双手揉动着杨清越的乳房和乳蒂,不停地蹂躏着女刑警队长,试图挑起她的性欲,但毫不成功。“倒是很贞洁。被辱的滋味如何?”“你这畜生!”骨头拿起短棍,狠狠地抽了女俘虏一下。“怎么样?”“你别想我从你。”骨头不停地拷打女刑警队长,短棍落在了她的裸体上。“啊!啊!啊!”杨清越口中鲜血不停地溢出。“哼!你不从也无妨,我也不急着强奸你,我要你受尽凌辱。现在让你尝尝电刑。”“啊!畜生。”杨清越想起了半个月前在船上被人剥光衣服,用电棍和电夹蹂躏。这次也没有什么大区别。两个电夹夹住了杨清越的乳蒂,开始放电。“啊!啊!啊!”失去反抗能力的杨清越不停地颤动着裸露的身体,痛苦地挣扎,本来紧夹的大腿在刺激下也松了开来,阴部露出了,骨头马上用手开始揉搓。两名保镖也冲了上来,抚摸着女刑警队长的身体。“啊!畜生!啊!”电夹子终于松开了。杨清越浑身湿透,被强行蹂躏的身体闪着晶莹的光泽。“好!再给我打。”两个保镖又重新操起短棍,奋力抽打着无力反抗的女俘虏。“啊!啊!”就这样,女刑警队长被反复地蹂躏和拷打了五次,到最后,终于晕了过去。……醒来的时候,杨清越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空空如野的黑暗房屋内,本来披在身上的衬衫也被剥掉了,全身上下已经一丝不挂,手脚依然被捆绑着,几乎不能动弹。一会儿,房门开了,一个保镖走了进来。“果然醒了。”一个颈套套在了杨清越的喉上,颈套上有一根长长的铁链。保镖拉起铁链把女刑警队长往墙角拉。“啊!”颈套卡在喉口,几乎使杨清越窒息。骨头和另一名保镖走了进来。骨头淫邪地道:“我们来看一场好戏。”铁链的另一端固定在了墙上,杨清越伏倒在地上。骨头道:“杨队长,你的格斗术很高明,我们倒也想再领教。我倒要看看被剥得一丝不挂的女刑警队长是怎样反抗的。”杨清越的手脚上的绳索被解开了。接着,两个保镖一人拿起一根短棍,走到了躺着的杨清越身边。“开始吧!”“啊!”杨清越的后背被狠狠地抽了一棍。她痛地仰起了头,这时,又一棍下流地戳在了她雪白的乳沟上。不过第三棍被杨清越闪了开来,女刑警队长站了起来开始反抗。第四棍打在了杨清越的左肩,但保镖也被一拳击中,打倒在地。另一名保镖则趁机接连两棍击在杨清越的小腿上。杨清越疼痛不已,跪倒在地。保镖发出了残忍的笑声,一把抓起杨清越的头发,使杨清越的头仰了起来,短棍则狠狠地抽在杨清越晶莹透彻的胸肌上。“啊!啊!”杨清越奋力反抗,用左手架开了第三棍,右手向后钩打,一拳击中了保镖的小腹。接着她飞起左脚,踢在保镖的腰部。但由于先前被凌辱得很虚弱,气力不重,保镖则快速把女刑警队长白皙秀美的脚抓住,然后一棍狠狠地打在了她的阴部。另一名保镖此时也一棍扫在杨清越用作支撑的右脚上,她再也站立不稳,倒在了地上。“哈哈!毕竟不是对手。”骨头淫邪地笑道。接着倒地的杨清越的右脚也被保镖抓住。“啊!啊!”双脚被分开,两个保镖下流地用短棍击打杨清越的阴部。看到一丝不挂的女刑警队长完全不是两个保镖的对手,骨头准备进行最后的蹂躏。“差不多可以强奸了。”骨头也走上前去,把女刑警队长的胸部拽住,准备开始施暴。两个保镖也放弃了短棍,扑了上去。突然,杨清越的双手奋力一击,骨头和两个保镖同时发出惨叫声。杨清越颈套的铁链牢牢地将三个人的脖子纠缠住。杨清越收紧铁链。三人扑腾了一会儿,终于断了气。脱离危险的杨清越喘着气,由于被拷打,几乎都虚脱了,用最后的力气终于杀了三个人。实在太惊险了。毕竟安全了。